竹炭纤维

我叫船长
一人也青不逆不拆

兜兜转转爬了几次墙,最后还是回到了这里。

我放不下他俩,这是唯一一对我热切希望能在一起的,不论什么感情都是能联系两个人的。搂脖子搭肩膀也罢,情话耳语也罢,听风吟偷八卦也罢,土和车喂一嘴也罢。我想他们在一起,就算身体分隔两地,也能切实感受到对方在这儿。

颈下三寸,居左。

这是缘分,掐不断。

这是劫数,躲不过。

认命吧,你五行缺他。


评论(2)

热度(15)